Where the desert of Tepantar in the fairy tale is?

高山蓝辉,群山巍巍

高原的第一夜,跟一帮大老爷们儿围坐火炉旁,昏黄的光把每个人的脸映照得沧桑而温柔。环湖多少千米,每千米烧多少油,每升油多少钱,大家吵吵嚷嚷地帮我们考察包车司机开出的价钱。草原尽头,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。

这个朱红背影让我想起《酥油》里的月光,那个台阶高处、声音轻捷的僧人,在我心中,一直还是那个笑声像大海、眼神里有光的男孩。那种酥油一般的精练日子,藤条一般的柔韧爱情,想是每个人多少都向往。

人来人往的寺庙庭院,这把扫帚靠在香炉边,洗练直白,没有悲欢的姿势。“一个身穿青袍的枯瘦僧人拿着一把扫帚,正在弓身扫地。这僧人年纪不少,稀稀疏疏的几根长须已然全白”——金庸把大boss设定成扫地僧,原不是平白无故。

二师兄说,一场旅行,可以纯粹到让人颤栗悲泣。这片蓝,让我有这种冲动。

云很远很轻,山峦没了棱角,沁凉的盐水浅浅漫过脚背,漾出淡淡涟漪。我们站着,不说话,就十分美好。

踏过几片海,翻过一些山,没曾想,第一眼日出在湖边。“你来人间一趟,你要看看太阳。和你的心上人,一起走在街上。”这第一步,不知道自己走完了多少。

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?


风后面有风,天空上面有天空,道路前面还有道路。一字之差,苍凉,但不绝望。

四月雪,不期而遇。半掩的柴房,转头拍下。好像突然懂了,"凌晨四点醒来,发现海棠未眠"的感觉。执者失之,越是随意越是动人,越是无求越能满载。放下一些,方得自由。


车窗外面,云投影在山脊。离天太近的地方,神的旨意,内心的声音,都听得格外清晰。
 “我来到这世上,是为了认识太阳,和高天的蓝辉。
   我来到这世上,是为了认识太阳,和群山的巍巍。”

评论(1)
热度(8)
  1. 晒星星Exileland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放下一些 放的自由;)

© Exileland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