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ere the desert of Tepantar in the fairy tale is?

不停散落,不停拾获

我的旅行,是我的。

我的文字,是我的。

我的相片,是我的。

全部都是我喜欢的。


【四月】琴岛


棉布白衫,青花长裙,阳光筛在轻挽的长发,你坐在树下侧头浅笑,没有看见我按下快门时眼里的雾气。


穿校服的孩子追逐笑闹,大爷手里的收音机传出滋滋的杂音,三角梅被昨夜的雨打落洒满一地,我和你拉着手踮脚走在铁道上,像再平凡不过的一个清晨。

【五月】五道营


茶壶里插了几支新鲜的矢车菊,胖胖的泰迪在门前的阳光里寻找最舒服的睡姿,扎马尾的金发女孩儿叉腰站在三脚架旁,一会儿望望镜头,一会儿望望天空。


我们花痴咖啡店外逗猫的男生,趴在玻璃橱窗向里张望日上三竿还没开门的八音盒店,一副很懂的样子蹲在路边看象棋,还站在巷口冲帮我们拍照的路人炫耀仙人掌T。

【七月】白洋淀


我以为去同学家是小学中学时代才有的事情。他们感慨大学是一个人的大学,我想,我比大多数人幸运。

【八月】清迈


谁不向往那片五十米深蓝。


折好画满记号的地图塞进牛仔裤后兜,跟当地人一起挤在红色皮卡摇晃一座古城,在日光渐散的时候坐在帕辛寺的石阶上听半小时诵经,一个字都听不懂,却又好像什么都明白。

【九月】曼谷


在摩托的轰鸣声中醒转,趿拉着人字拖,往咖啡里投几个冰块儿,陷进旅店的沙发里写游记。两片吐司递过来,他小心翼翼地坐到对面,“A good start?”我憋笑盯着烤焦的吐司边,“Can be better.”


在这儿收一支玫瑰,心会像船一样荡漾吧。

【十月】钓鱼台


你寄过来一张晚秋的明信片,暖暖的色调里,汤唯和爱人相视而笑。于是第二天,我们就在最好的时节出门了。


那片银杏,扬起发丝的风,还有你嘴角的弧度,一切都默契得刚刚好。

【十一月】长白山


一切辉煌,再多寂寞,终将归于尘土。突然开始,对时间着迷。


或许穿越无尽城市,或许隐匿万丈洋底,或许只是梦中的一个结界。直到闭上眼睛,张开双臂,我知道,它封藏在这片冰原深处。


“我仰面躺倒看天。我所能看的,只是阴暗的天空。清晨淋过雨的地面又潮又凉,但大地那沁人心脾的清香仍荡漾在四周。几只冬鸟扑棱棱地从草丛飞起,越过围墙消失在蓝天之中。”

寻找,散落,拾获。

2015,待续……


评论(1)
热度(2)

© Exileland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