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ere the desert of Tepantar in the fairy tale is?

漆黑的海上,渔火星星点点像一整条银河。就这么绕着地球一圈一圈飞下去也是不错的我想。


七拐八拐进一家饭馆,像《辩护人》里那家猪肉汤饭店,小小旧旧,没来由地有家的感觉。墙上有面茶色镜子,看镜子里的自己像是在看一张泛黄相片。坐了几桌当地人,大多穿着衬衫,想是下班后来这里小酌一口。我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猜,这个大叔眉间有律师的英气,那个小哥可能在银行工作,那个姐姐低着头不知有什么心事。趿拉着人字拖去楼下的便利店,认真听推开门那一串清澈的叮铃铃。避开绿瓶的汽水,一狠心提两袋橘子,再计算着明天的行程买一大抱零食。收银阿姨拿出张中文常用语,奋力卷舌的样子可爱得紧,最后彼此都发现还是鞠躬和傻笑最好用。林俊...

高山蓝辉,群山巍巍

高原的第一夜,跟一帮大老爷们儿围坐火炉旁,昏黄的光把每个人的脸映照得沧桑而温柔。环湖多少千米,每千米烧多少油,每升油多少钱,大家吵吵嚷嚷地帮我们考察包车司机开出的价钱。草原尽头,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。


这个朱红背影让我想起《酥油》里的月光,那个台阶高处、声音轻捷的僧人,在我心中,一直还是那个笑声像大海、眼神里有光的男孩。那种酥油一般的精练日子,藤条一般的柔韧爱情,想是每个人多少都向往。


人来人往的寺庙庭院,这把扫帚靠在香炉边,洗练直白,没有悲欢的姿势。“一个身穿青袍的枯瘦僧人拿着一把扫帚,正在弓身扫地。这僧人年纪不少,稀稀疏疏的几根长须已然全白”——金庸把大boss设定成扫地僧,原不...

寒 门

天空之境

看海去

我来到这世上,是为了认识太阳

敲字的时候,听着《情非得已》,像是闭着眼睛站在博卡拉那家乐器店。

S拿起离门口最近的那把尤克里里,拨拉几个来回,旋紧几个弦钮,一个扫弦后抬头弯弯嘴角——“难以忘记初次见你 一双美丽的眼睛 在我脑海里 你的身影 挥散不去……”戴一副复古眼镜的老板跟着轻敲柜台,木头吱吱呀呀响。门外穿碎花裙的女孩儿踮脚朝里望,身后是斑斓得影影绰绰的街灯。S被我们的又唱又叫影响到忘词,低头笑着皱眉。

跟这个时刻一样,关于博卡拉的记忆好像都跟音乐有关——陷进软垫里一遍一遍感叹这个乐队可以出独立唱片了,咽下奇异的椰奶泡饭听当地人在一圈微醺的香烛中间敲敲打打,举起百利甜跟着瘦削的...

某个午后,某条胡同

山那边的星

山那边的星

清冽的晨光随着门缝左右摇晃,吱吱呀呀地落在阁楼木梯上。我坐在藤椅上喝牛奶,看那束光里漂浮的微尘,温雅、悠闲、无所谓时间。这是古老城邦的一种情深意长。

给女孩儿发梢上用纯白绢带挽好一朵四瓣花,推开窗格——男孩儿手抄裤兜聊着什么,小不点儿背着书包你追我赶,笑音轻敲砖墙。我指指院子提醒还缠着给我编麻花辫的姑娘,上学快迟到了。

牵手走过篱笆旁,风住了又起,雾聚了又去,山远了又近。最小的Rajan不知从哪里摘来一簇鹅黄小野花,我小心翼翼插在衬衣胸前的口袋。孩子们拉着我在一栋尖头房子前站定,一脸神秘。一只胖胖的猫头鹰从房顶探出身子又躲进阴影。


跟每一个孩子说“enjoy your day”,看到总是...

1 / 2

© Exileland | Powered by LOFTER